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教育 » 正文
校外培训市场及学费监管现状
发布日期:2022-01-12   浏览次数:103
核心提示:预收费经营模式存在极大风险且监管难度较大。根据《国务院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实施意见》第九条明确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
 预收费经营模式存在极大风险且监管难度较大。根据《国务院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实施意见》第九条明确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调查显示,各地均反映出表面上没有超期收费的现象,但实际上大多数培训机构通过赠送课时、一次性分期签订多份合同等方式隐性超期收费,逃避监管;部分消费者由于被各种营销方式绑架、信息不对称等原因,也在配合经营者的违规收费行为。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共有12000家教育机构关停,20多家全国大型连锁校外培训机构资金链断裂带来“资金跑路”问题极大地影响了社会稳定。如:全国连锁的“韦博英语”教育培训机构,因经营不善被迫关门,致使北京、四川、上海、重庆等地150余家线下门店相继停课,仅重庆片区在培学员就达1200余人,涉及学员待耗课时费2000多万元。2020年疫情对教育培训市场影响巨大,仅2—6月全国线下培训机构注销企业数量为18885家,其中,“百弗英语”被迫关停,“迪士尼英语中心”停止营业,“番茄田”加盟店卷款跑路,“优胜教育”破产轰动全国,“学霸君”线上教育平台破产。 “优胜教育”在全国有1200多家校区、年收入30多亿,全国仅一轮补偿就涉及学员2万余人,补偿金额9000余万。
机构倒闭,学员及其家长的主要诉求就是退费。但因未对机构的资金做到动态监管,倒闭机构账户资金除最低余额资金外几乎为零,且还欠大额的学员未消课时费和从教人员工资,举办者失联、场地人去楼空。尽管主管部门、公安出面约谈举办者,举办者通常以经营不善推卸责任,学员及其家长退费无门,学员权利无法维护,社会稳定风险极大。尤其是通过“培训贷”提前预付缴纳学费的学员培训机构破产后停课后,学员退费异常艰难,但依然需要偿还每月学贷。比如,2019年韦博英语突然崩盘停课,处理后续事宜过程中发现,仅重庆地区就有40%的学员是通过“培训贷”方式支付学费。学员及家长无法退费,给主管部门造成极大维稳压力,只好通过协调其他机构、分流学员、上完后续课时方法化解矛盾。“机构生病,主管部门吃药”成为培训机构维稳常态。这种教育职能的权利和义务并非“对等”的垂直行政关系实质上是造成规范管理不畅的问题之一。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分类浏览
 荐论文导航
 
 击排行
 
 
 

免责声明:本站仅限于整理分享学术资源信息及投稿咨询参考;如需直投稿件请联系杂志社;另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