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政治法律 » 正文
构建以工人和企业自治为主导内涵的社会主义模式
发布日期:2022-01-11   浏览次数:13
核心提示:在弗兰尼茨基看来,仅实现生产资料的国有化,仍是停留在国家资本主义发展阶段,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工人阶级被异化与剥削的生存状态。一方面,国有化本
 在弗兰尼茨基看来,仅实现生产资料的国有化,仍是停留在国家资本主义发展阶段,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工人阶级被异化与剥削的生存状态。一方面,国有化本身也并不代表着真正的民主政治,“国有化只是意味着,工人阶级同自己劳动的产品相分离,同积累、计划和对扩大再生产的管理相分离。因而,尽管社会主义力量掌权,工人阶级实质上却处于雇佣关系中,处于经济上和政治上被剥夺的地位。也就是说,仍然有人以工人阶级名义实行管理,而不是工人阶级自己直接管理自己的整个社会生活和整个社会。”另一方面,国有化本身也不代表着异化的扬弃,仅仅是确立新政权和主要生产资料国有化的政治社会革命的这一阶段,仍然停留在资产阶级历史阶段范围内。只有走向自治的社会主义,自觉地推动权力分散,使广大民众在所有领域都能获得参与决策的权力,才能真正地实现社会主义民主。
自治的社会主义理论要求全社会自治并实现权力分散,国家把经济权限下放给企业,由自治共同体来管理社会事物。把国有制改革为社会所有制,生产资料既不属于个人私有,也不属于集团或国家所有,而是属于整个社会,为全体参加劳动的人所有;国家不再具体组织和管理生产经济事务,由企业的联合劳动组织和联合起来的劳动者决定企业的计划、生产、财务、人事和分配;基层联合劳动组织的最高权力机关是工人大会,大会选举出工人委员会行使生产、分配、财务、人事等权力,把民主制度建立到企业和经济制度中;教育、卫生、科学、文化、集体福利等社会事业单位形成“自治利益共同体”。
从1949年12月南斯拉夫联邦委员会和南工会联合会中央理事会联合通过《关于在国营企业中成立工人委员会及其工作的指示》和1950年6月公布的《国营企业和劳动集体高级经济联合管理基本法》,实行“工人自治”,工人开始掌握国营工厂、企业管理权,正式开始了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自治改革。在此后的三、四十年中,南斯拉夫的自治制度逐步从工厂企业扩展到社区和事业单位。实行社会所有制后, 南斯拉夫指令性计划经济体制被取消,实行的是以“社会契约”、“自治协议”为基础的自治计划体制。在这种体制下实施企业的经营权与所有权的分离,国家不再对企业进行干预和直接管理,厂长或经理掌握企业的经营管理权, 工人委员会监督厂长、经理的工作,企业不再是国家行政机关的附属物。工人和劳动者管理工厂,在计划、生产、销售、分配等方面企业具有独立的决策权。这些举措给了企业更多的自主权利,使企业得到了“松绑”,在一定时期内激发了劳动者的生产积极性,使南斯拉夫获得并保持了多年的经济高速发展。
但是,随着自治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 南斯拉夫自治实践进程中充满着各种矛盾也逐渐显现和暴露。如国家集中的计划制度同国家所有制一样,越来越限制了劳动者在劳动岗位上和劳动组织中的主动性。工人阶级较低的文化、技术水平以及组织能力难以应对自治进程中所出现的问题,对经济的发展趋势企业生产者无法予以充分的影响。由于南斯拉夫自治社会主义受到国际社会仇视,南斯拉夫经济被国际社会封锁。受到这些主客观因素的影响,导致的结果就是国家对经济生活干涉过多。弗兰尼茨基断言:“在自治关系和社会主义民主关系在社会各个领域中的进一步发展,从根本上还是要依靠南斯拉夫社会的主观力量。”即推进自治社会主义发展的南斯拉夫工人阶级、政治领域中的先锋队、科学领域中的骨干分子和中坚力量。
可以说,弗兰尼茨基提出的自治在一定范围内有利于对经济的灵活调控和社会主义民主建设,但完全地、彻底地自治其结果导致国家无权对经济进行调控。自治体制的自由性特征容易使权力趋于零散状态,地方自治与中央管理矛盾凸显,国家的决策指挥权难以实施,大政方针政策难以有效执行。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本站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分享学术资源信息及投稿咨询参考;如需直投稿件请联系杂志社;另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