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人文社科 » 正文
文本翻译与“精神还乡”
发布日期:2021-09-09   浏览次数:7
核心提示:从1906年阅读《小约翰》到1926年动手翻译,中间间隔了20年之久,其中的原因大致可以归纳为,第一:外国语实力不足,由德文转译为中文,对于鲁迅来说确
 从1906年阅读《小约翰》到1926年动手翻译,中间间隔了20年之久,其中的原因大致可以归纳为,第一:外国语实力不足,由德文转译为中文,对于鲁迅来说确实有着不小的难度;第二;“忙”,留日时期鲁迅就对中国的启蒙事业殚精竭虑,虽然经历“十年沉默期”(1909——1918年),但在五四时期,鲁迅表现出的热情与精力不可谓不多,而鲁迅同时也说,“‘忙’者,饰词”。真实的原因在于,直到1921年同情并被爱罗先珂的事业所感动,鲁迅才正式开始其儿童文学的翻译。而选择1926年与1927年的间隙进行翻译,时间的暧昧性使得我们必须得对此进行更深一步的了解。
翻阅《鲁迅全集》,鲁迅翻译《小约翰》的历程,大致如下:1926年7月6日开始翻译,同年的8月13日译成初稿,而在同年的9月鲁迅南下前往厦门大学任教。1927年5月1日写成《小引》,5月2日开始整理译稿,5月26日整理完成,5月31日作《小约翰·引言》,6月14日“全书具成”。
在此之前,《野草》诗集除《题辞》一篇外已全部完成。《朝花夕拾》的大部分篇章在此期间写成。学者孙郁对此曾有过一段随感式的评论,“《小约翰》对鲁迅的影响,是潜在的。这一本书,直接催生出他的《朝花夕拾》。我甚至觉得,那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便是译过《小约翰》后的一种自我追忆。其中一些名词、意象,和望.蔼覃的小说颇为相近”。这虽为印象式的感喟,但颇为恰切。
把《野草》、《朝花夕拾》的写作与翻译《小约翰》的时间进行大致的勾勒,可得如下:《野草》——《小约翰》初稿——《朝花夕拾》——《小约翰》定稿。时间上的相近,鲁迅难免在《野草》与《朝花夕拾》的写作中留下《小约翰》的踪迹。
其实,除意象与名词选择方面的相近之外,儿时的“百草园”重新出现在鲁迅的视野有其必然性。学者宋剑华认为“‘百草园’作为鲁迅精神还乡的艺术符号,它虽然也包含着某些批判性的尖刻言辞,但更多得却是柔情回忆的温和色调。”以“百草园”为符号的“故乡”此时已不是鲁迅在“呐喊”时期激烈批判的对象,在“无地彷徨”的关头,鲁迅调整自己的视角,重新用理性的眼光审视着故乡。毫无疑问的是,故乡在鲁迅审美的角度下呈现出不一样的光景,美味的鲜果、“碧绿的菜畦”……故乡的一切成为鲁迅精神世界中的“正能量”,滋养着鲁迅“受伤”的灵魂。经历了世事沧桑之后,怀着脉脉温情,鲁迅用儿童的视角构筑了一幅只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而在《小约翰》一书中,小约翰也曾有着一所“大花园”,在儿时,大花园及周围的一切就是小约翰的所有。可是在具识欲的推动下,小约翰离“大花园”而去,寻找“给万有立一个根基”的“智慧之书”。在人生旅途中艰难跋涉之后,满身疲惫的小约翰又回到儿时的“大花园”,短暂的休憩给了小约翰重新出发的勇气,重新开始了自己的人生道路。在小说结尾处,在一个满是人类的悲痛的大都市,小约翰择定了自己的住所。回到鲁迅,少小离家,“走异路,逃异地,去寻求别样的人们”,鲁迅的一生是挣扎的一生,他不断的与自己战斗,寻求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这也成就了现代文学史最为深刻、复杂的“精神体”。经历了“呐喊”与“彷徨”的激烈,鲁迅陷入深深的绝望之中,以“百草园”为代表的故乡图景成为其短暂休息的场所。值得注意的是,鲁迅在阐释故乡之时,加入了自己的成长所得,因此,《朝花夕拾》是回忆,是精神休息,同时也是重新出发的起点。
可以看到,不仅是在意象及名词上,鲁迅对《小约翰》有所借鉴,而且在精神层面层面,鲁迅和小约翰都有着“精神还乡”的相近性。“精神还乡”不是止步,而是为了下一步的出发。
 
 
2021-08-11
浏览次数:14

文本翻译与“精神还乡”

从1906年阅读《小约翰》到1926年动手翻译,中间间隔了20年之久,其中的原因大致可以归纳为,第一:外国语实力不足,由德文转译为中文,对于鲁迅来说确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