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人文社科 » 正文
深沉的政治抱负和独特的政治情怀
发布日期:2021-04-02   浏览次数:9
核心提示:天宝五年,杜甫怀揣着满腔热情来到长安,想要在此实现自己致君尧舜上,但使风俗淳的政治抱负,但直到天宝末期,安史之乱爆发,杜甫都困守长安,壮志难
 天宝五年,杜甫怀揣着满腔热情来到长安,想要在此实现自己“致君尧舜上,但使风俗淳”的政治抱负,但直到天宝末期,安史之乱爆发,杜甫都困守长安,壮志难酬,满腔抱负无处施展。出仕的热情虽然被现实所打击,但杜甫在诗歌中仍然表现出了鲜明的政治倾向。体现在曲江诗中则充斥着对贵族奢靡生活的批判,对自身前途命运的茫然,以及对日落西山的大唐王国的忧虑之情,这些无一不体现着作者深沉的政治抱负和独特的政治情怀。
杜甫于天宝六载(公元747年)参加科举考试,不幸落选。天宝十年写了三大礼赋,投延恩匦以献,得到了玄宗的赏识,但却并未被授予一官半职。随后而来的庸碌无为让杜甫倍感失意,于天宝十一载三月,在贺兰杨长史筵上,写下了第一首以曲江为背景的诗歌——《乐游园歌》:“乐游古园崒森爽,烟绵碧草萋萋长……青春波浪芙蓉园,白日雷霆夹城仗。阊阖晴开昳荡荡,曲江翠幕排银榜。拂水低徊舞袖翻,缘云清切歌声上……圣朝亦知贱士丑,一物自荷皇天慈。此身饮罢无归处,独立苍茫自咏诗。”此诗作者自注云:“晦日贺兰杨长史筵醉中作”乐游原地势广阔,可俯视秦川远近;春草碧色,树木萋萋。作者在高处目睹耳闻玄宗皇帝鞍马穿过夹城,游玩芙蓉园的盛况。当时曲江繁华盛景从诗中可见一斑。然而作者在眼前舞袖翻飞清歌直上的盛世御景中,面对玄宗及贵族们歌舞升平,穷奢极欲的生活,不由想到自己空有报国热望却不得重用,一腔热血无处挥洒。“圣朝亦知贱士丑”,此时的杜甫更多的是对自身命运的怅惘和失落,自我才华和政治抱负无处施展的焦虑。政局混乱,社会黑暗,慷慨激昂的家国情怀和壮志凌云而不得重用的烦闷交织,促使杜甫在结尾处不由发出“独立苍茫自咏诗”的感慨,其中透露的是杜甫欲出仕而不得的悲凉心境。明代王嗣奭《杜臆》云:“‘此身饮罢无归处’,境真语痛,非实历安得有此?”沈德潜评论此诗云:“极欢宴时,不胜身世之感。”语浅情深,恰到好处。
在这样的情况下,诗人失意之情愈加浓厚。但杜甫并非是一味的消沉,而是在长久的等待中变得更加清醒,在太平盛世的繁华景象下忧虑隐隐到来的危机。这种复杂的心情在《丽人行》中得到了充分展示。《开元天宝遗事》中记载:“杨国忠子弟,恃后族之贵,极于奢侈,每春游之际,以大车结彩帛为楼,载女乐数十人,自私第声乐前引,出游园苑中。”可见杨氏一族权势之炙热。天宝十三载,杨国忠与虢国夫人游乐曲江。杜甫作诗极言其奢靡放肆,往来无期,对杨氏一族的骄横夸张进行批判。“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就中云幕椒房亲,赐名大国虢与秦。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 杨花雪落覆白苹,青鸟飞去衔红巾。炙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作者以杨氏姐妹奢靡僭乱,车马逡巡仆从环伺的场景起兴,进而写到以色侍人的贵妃一族珠翠鸾帐,饮食精细,用具奢靡无一不精。本是上巳修褉游赏之际,游人却因其气焰而只能退避。“炙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作者通篇并未直言杨氏兄妹的骄奢跋扈,但诗中无不透露出对于以杨氏一族为首的贵族飞扬跋扈的痛恨和蔑视。而作者表露在诗中的含蓄的讽刺也正是诗人深沉政治抱负的体现。可以说,此时杜甫以其敏锐的政治嗅觉,已经遇见了大厦将倾的唐王朝的未来命运,并表露出对其没落之势的隐隐担忧。
果然,不久之后安史之乱爆发,杜甫于动乱中逃出长安,投奔肃宗。战争和动乱蹂躏下的曲江不复昔日的繁华喧嚣,面对这样的今昔对比,杜甫在至德二载写下了著名的爱国主义诗篇《哀江头》:“少陵野老吞声哭,春日潜行曲江曲。江头宫殿锁千门,细柳新蒲为谁绿?……明眸皓齿今何在?血污游魂归不得。……黄昏胡骑尘满城,欲往城南望城北。”“吞声”“潜行”寄寓了作者对于长安陷落敌手的沉痛心情。昔日繁华热闹人声鼎沸的曲江现在已萧条落寞,无人踪迹。这种今非昔比的情景让作者不由回忆起当初,明眸皓齿的贵妃盛宠不衰,言笑晏晏却已成为马嵬坡的一缕游魂。诗人借杨贵妃的盛极而衰暗喻盛世倾覆,其中还包含了对于唐明皇耽于酒色致使国家命运至此的埋怨。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