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哲学 » 正文
对帕菲特命题的重构
发布日期:2021-02-23   浏览次数:7
核心提示:帕菲特论证人格同一性不是生存中至关重要,或者说他意图取消掉一以贯之的我,是离不开他在道德领域的旨趣的。帕菲特在道德领域是一个反利己主义者,因
 帕菲特论证人格同一性不是生存中至关重要,或者说他意图取消掉一以贯之的“我”,是离不开他在道德领域的旨趣的。帕菲特在道德领域是一个反利己主义者,因为在它看来利己主义者的病根就在于他们预设了一以贯之的“我”。帕菲特从人格(person)这个概念的形而上学维度入手,将其还原为了更为基本的事实,进而延伸到道德、价值、甚至是生死的问题。也因此,学界包括帕菲特自己一般将他视为一个还原论者。他认为在描述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时,完全可以“以一种非人的方式进行重新描述”。对此他做了一个类比,将人(person)类比为了国家或俱乐部这样的存在,既然在我们描述国家时,可以通过构成了国家的所有要素来给出一个国家的完整描述,类似地,我们在不宣称人的情况下也可以给出关于它完整的描述。进一步,帕菲特认为,人格同一性这个概念应该被还原为更为基础的事实,也就是关系R。
那么帕菲特究竟是如何定义关系R的呢?关系R是“有着确当因果关系的心理关联性和/或心理连续性”首先,心里关联性是“拥有特别的直接心理关联”这种关联主要包括:直接的记忆关联;一个意图和之后执行这个意图的行动之间的关联;一个信念、欲望等其他心理特征被继续拥有的关联。其次,心理连续性是“拥有强关联性的重叠链条”,而强心理关联性指的又是具有足够的直接心理关联。足够指的是“至少具有半数的直接关联”最后,确当的因果关系有三种:一是正常的因果关系,二是任何可靠的因果关系,三是任何因果关系。帕菲特更喜欢的是第三种确当的因果关系。
帕菲特的否定人格同一性是生存中至关重要之物的思路是这样的:存在这样的情况,我与未来的某个人存在生存中至关重要之物的关系——我会给予他\她一种审慎的关心,但是我和他\她却并不具有人格同一的关系,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能证明人格同一性并非生存中至关重要之物,而其论证所利用的手段是裂脑人思想实验,这与大脑移植技术的快速发展又是离不开的。
首先我们设想一个“简单的”大脑移植实验:

张三和李四是两个人,因为某种事故,张三的身体受了致命伤但大脑还维持着正常的运作;李四身体完好无损但是大脑却死亡了——李四死亡了。此时我们将张三的大脑移植到李四的身体上,假设手术后的人能够生存下来,那么这个手术后的人是张三还是李四呢?

帕菲特认为:生存下来的人有着李四的长相,但是他的性格、秉性、对过去的知识和对未来的期待都是和张三别无他样的,他自己坚信自己就是张三,即使是照着镜子他也会这么说,甚至还可以通过测谎仪,等等。这时我们似乎可以说这个生存者就是张三。
这个结论我们暂且认为它是正确的,也的确有许多哲学家持有这种观点。那么如果将大脑移植实验变成裂脑移植实验又会怎么样呢?在进入裂脑实验之前,我们需要进一步理清帕菲特的工作思路。帕菲特认为,在我们的生存过程中,存在着真正重要之物,换句话说,同一个人格的不同人格阶段之间存在着某种关系,即之前的人格对未来的人格会有审慎的关心,这种关心正是生存中至关重要之物,我们称这种关系为生存中至关重要之物的关系。而如上文所说,常识中一般认为生存中至关重要之物就是我们人格的同一性,换句话说,常识看来两个人格之间的同一关系(下文简称I-relation)与这两个人格之间的生存中至关重要之物的关系(下文简称WM-relation)是重合的。而现在帕菲特要做的工作就是证明,在逻辑上,具有WM-relation并不必然蕴含I-relation,这样,人格同一性与至关重要之物便不再重合,所以人格同一性不是生存中至关重要之物。
现在请设想下面的思想实验。我们将一个人(王五)的大脑左右半球分别植入其他两具身体之中,假设两人都顺利活了下来,我们将这两个人叫作小左和小右。这个实验的可实现性无需过多怀疑,因为它是在逻辑上可能的,而且等到相关技术成熟,在技术上也是可能的。为了令论证可靠,我们假设王五的左右半脑功能是分别完整的并且是相同的。在这一点上,我们暂不考虑左右半脑发育不对称的问题,因为想要做到左右半脑功能是分别完整的并且是相同的这一点并不困难,根据我们当前对人脑左右半球的研究以及现实中的例子,假如一个人的右半球损坏了,他的确会丧失许多功能,例如语言功能,但是这些功能都是可能后天再度学习的,所以假设一个人的左右半球是一样的这在逻辑上是可能的而非是不可能的。那么问题在这里就出现了。实验之后的小左和小右与王五是同一个人吗?王五到底和谁是同一的?帕菲特认为答案不出下面四种:1)、与两者全不同一,2)、与小左同一而不与小右同一,3)、与小右而不与小左同一,4)、与两者都是同一的。在帕菲特看来,说王五与小左、小右都同一是错误的,因为小左与小右分明就是两个人;说王五与小左、小右都不同一也是错误的,因为两倍的成功怎么可能成为一个失败?而说王五与小左、小右其中的某一个同一而与另一个不同一也是无法令人信服的,因为左右两个大脑半球是完全相同的,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说王五与小左或小右是同一的既不为真也不为假。于是,是否具有人格同一的问题成为了一个非确定的问题(indeterminate question)。那么我们就不能说王五与小左或是小右具有同一关系。为了方便梳理思路,现在笔者将重构这个论证的重构。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分类浏览
 荐论文导航
 
 
 
 

免责声明: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