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自然科学 » 正文
主观情感的表述与意境的合一
发布日期:2021-02-03   浏览次数:22
核心提示:工笔花鸟画中画家主观情感的升华即表现为画面中的意境之美,传统绘画将意境称为画的灵魂,一幅画如果没有意境作为灵魂的支撑,仅靠单纯的模仿外在,便
 工笔花鸟画中画家主观情感的升华即表现为画面中的意境之美,传统绘画将意境称为“画的灵魂”,一幅画如果没有意境作为灵魂的支撑,仅靠单纯的模仿外在,便无法使人与之产生共鸣。“意”就是画家自认的情感,“境”则是对自然事物的客观反映,当二者相结合才能使作品做到情景交融,表达画家最真实的感受。倪瓒曾云:“余之竹聊以写胸中逸气耳,”通过艺术加工寄托自己的情感,称画竹只为抒发心中的情感。
中国古代花鸟画兴起于唐朝的中后期,这个时候的工笔花鸟画注重工笔重彩,笔法细腻,造型塑造规范严谨,用色十分艳丽。不仅要求形似,同样也追求神似。有“黄家富贵”之称的黄荃,生活在五代十国时期,他的画作多取材于宫廷的花鸟奇石,笔法精细且富丽堂皇,在表现皇家气象的同时,也寄托了美好的寓意。存世画迹以《写生珍禽图》最为著名。北宋院体派花鸟画家崔白的《双喜图》,揉合徐黄二体,体现出画家对自然物象的独特审美意趣。北宋末年赵佶的《芙蓉锦鸡图》和《祥龙石图》都寓意了平安吉祥等内容,以此进行自我美化、粉饰太平。如果说北宋花鸟画作品多以立轴巨幅为特色,充分显示写实精神的伟大,而南宋作品以册页小品最为精彩,以诗情画意为其主调。李迪身为南宋画家,他的《枫鹰雉鸡图》表现尤为明显,雄鹰和雉鸡采用对角线构图,雉鸡向右下角逃窜而去,画家细致的刻画了雄鹰与雉鸡二者的神态,使其栩栩如生。同时,为体现出雄鹰的威风凛凛,画家又着重表现了鹰的眼、喙、爪三个部位,而鹰眼神中的雉鸡则被吓得翎羽竖立,后爪蹬出,拼命向草丛中逃去,慌不择路。观者仿佛可以听到雉鸡声嘶力竭的哀鸣声以及翅膀的扑棱声,充分感受到其内心的恐惧感。
宋代文人多借梅兰竹菊,颂其高尚的品格。晚号“青藤”的花鸟画大师徐渭画风粗狂,通过“狂草”般的绘画来抒发其胸怀大志却身处明朝这样特殊的时代的悲愤,其作品《墨葡萄图》,正表现了他经历劫难却不妥协的强大生命力。清初“四僧”之一八大山人朱耷的花鸟画极具个人特色,其所画荷花为孤高傲立,所画鸟和鱼为白眼瞪天,正和他身处在明末这么黑暗的时代中,却勇于和权利作斗争,维护着自己心里最后的净土。
近现代著名画家齐白石的绘画注重对于“形”的刻画,在表现自己特色的同时,也将“形”达到传神的效果。齐老多取材于民间生活,将文人画与民间艺术完美的结合到了一起,强调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现代画家潘天寿的花鸟画,用笔朴实劲挺,老辣中又极具个人风格,画风气势雄阔,具有力量感和现代结构美。
绘画的社会功能是不以它的形式所决定的,正如我们在学习语文时所寻找的文章中心思想一样,一篇好的文章它的中心思想一定是非常明确的,同样,对于国画创作而言,寻找画家蕴含在其中的中心思想,对于感受画家的主观情感是至关重要的。国画中的“中心思想”就是我们生活学习中常说的“主题”,它可以表达画家对自然以及人生的感悟。先有文人,才有文人画的出现,不同的绘画内容由画家的身份所决定,但不管是什么形式的绘画都是来源于自身的心灵观念。绘画创作的起点始终是画家的情感表达,也许有时会有些惰性而去弱化主题表现,也许有时会太注重绘画的技巧而忽略它的思想深度,总而言之,没有思想的绘画创作是苍白无力、无法引人深思的。有画家说,一幅画作可以陶冶自身情操,触动观者心灵,消除心中杂念。艺术创作的内核是画家思想和心灵的表达,不论是黄宾虹的“内在美”还是吴冠中的“笔墨等于零”,都是因其具有思想性的绘画语言而为人熟知的。在我们的学习中,我们应时刻向绘画大师看齐,保持自身心灵的纯洁性与创造性,不要被世俗风气所腐蚀。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