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医药卫生 » 正文
为医药卫生人员健康成长提供有效方法
发布日期:2020-12-16   浏览次数:24
核心提示:孙思邈《论大医精诚》从多方面论述了医生行为准则,从博极医源、精勤不倦的学习方法,到先发大慈恻隐之心的为医态度,澄神内视,不皎不昧的诊疗方式等
 孙思邈《论大医精诚》从多方面论述了医生行为准则,从“博极医源、精勤不倦”的学习方法,到“先发大慈恻隐之心”的为医态度,“澄神内视,不皎不昧”的诊疗方式等,概括为“大医之体”“为医之法”等。如为医之本—博极医源,精勤不倦;大医之态—安神定志,大慈恻隐;大医之体—澄神至意,不皎不昧;大医之法—忠恕谦谨,克己修德。《大医精诚》承《大医习业》篇强调医道精益求精,指出“大医”需“谙《素问》《甲乙》《黄帝针经》、明堂流注、十二经脉、三部九候、五脏六腑、表里孔穴、本草药对,张仲景、王叔和、阮河南、范东阳、张苗、靳邵等诸部经方,又须妙解阴阳禄命,诸家相法,及灼龟五兆、《周易》六壬,必须精熟”。故“博极医源,精勤不倦”,此是为医之本。随后又提出“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的“为医”之态,持有“安神定志,无欲无求”的正心态度,以慈悲恻隐之心治病救人作为学医的动力和目的,方可称为医。“大医之体”则指“大医”体态风格应“澄神内视,望之俨然,宽裕汪汪,不皎不昧”,文中从诊疗状态和行为态度对进行详述,诊疗时应“审谛覃思”,专心致意,误失纤毫,不得轻率自夸,所谓“省病诊疾,至意深心;详察形候,纤毫误失;处判针药,无得参差”。孙思邈最后提出“为医之法”,“不得多语调笑,谈谑喧哗,道说是非,议论人物,炫耀声名,訾毁诸医,自矜己德”,道出了医生平时需遵守的“行为准则”,并在后文提出“医人不得恃己所长,专心经略财务……不得以彼富贵,处以珍贵之药,令彼难求,自炫功能”,应时刻怀揣“救苦之心”,克己修德,忠恕谦谨。正如赵仁龙指出孙思邈《论大医习业》和《论大医精诚》篇中所勾勒的医者行为规范体系,涉及方方面面,其中教学传承、诊疗行为、言语仪表、同道相处等方面的行为规范最能体现“大医精诚”的精髓实质。这些既是对合格医生的基本要求,又是成长为大医的目标定位。
中国医学史是一部经历了数千年淘洗的历史,其核心部分是中国古代哲学,又与儒、道、佛的影响密切相关,形成厚重的传统文化积淀。如何成为合格与优秀的医生,历来是“大医儒士”著作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如《小儿卫生总微论方》中“善诊切,精察视,辨真伪,分寒热,审标本,识轻重……性存温雅,志必谦恭,动须礼节,举乃和柔,无自妄尊,不可矫饰”。陈士铎《本草新编》“人不穷理,不可以学医;医不穷理,不可以用药”。而孙思邈“大医精诚”精神更是优秀文化的代表,其淡泊名利的姿态、潜心医学的意志以及高尚的医德修养对后世医学伦理产生深远影响,并对当代医学人才职业道德教育具有积极意义,其精勤志学的专业追求,仁礼待人的品德行为,忠恕之道的人文情感,重义轻利的医学准则对当代医药院校人才职业道德素养培育具有重要作用。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