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政治法律 » 正文
辨认制度完善建议
发布日期:2020-11-19   浏览次数:6
核心提示:(一)立法中的完善建议辨认制度在法律中的缺位,无法限制侦查人员在辨认过程中权力的行使,从而无法捍卫侦查人员辨认笔录的公正性,也无法维护法律的
 (一)立法中的完善建议
辨认制度在法律中的缺位,无法限制侦查人员在辨认过程中权力的行使,从而无法捍卫侦查人员辨认笔录的公正性,也无法维护法律的权威性。程序法定原则要求刑事诉讼程序以法律明文规定为前提,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开展刑事诉讼活动,据此,立法机关应尽快在《刑事诉讼法》侦查一章中对辨认制度予以明确规定。其次,辨认规则是辨认开展的基础,立法机关应在现存规则的基础上,借鉴英美国家规定,确立适合我国国情的辨认规则。如:
确立时效规则。唐某某盗窃罪一案发生在2015年10月11日,证人周某于2017年5月13日的辨认中未辨认出犯罪嫌疑人,周某称时间太久辨认不出了。人类的记忆不会像相机一样能永久进行储存而不发生改变,根据心理学上的“Ebbinghaus 遗忘曲线”,离案发时间越近人的记忆越清晰准确,随着时间的推移,记忆会迅速遗忘,直至后期才会趋于平缓,对此有必要对辨认规定时效规则。有学者提出距离案发时一年之后的辨认笔录不宜采用,而此处的时效规则并非设定时间来限制辨认笔录的适用,此处所说的时效规则是对辨认笔录证明力的判断,一般情况下,距案发时间近所形成的辨认笔录的证明力比与距案发时间久所形成的辨认笔录的证明力要强。
确立相关人员出庭接受质证规则。长期以来我国刑事审判证人出庭率较低,审判常围绕案卷笔录展开,不利于法官审查相关证据,以笔录为中心向以审判为中心逐渐转变是庭审改革的重点。辨认主体、侦查人员及见证人出庭接受质证,通过法庭上的交叉询问,有利于法官判断辨认笔录的可信度,形成内心裁量。这一规则可以借鉴证人出庭的规定,在法庭对辨认笔录的证据效力存有异议时,相关人员应当出庭接受质证,否则其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但在特殊情况下除外,如相关人员死亡。
完善辨认笔录证据能力审查规则。首先,证据排除规则是对因取证程序不合法,使获取的证据不具备可靠性而予以排除,补正解释规则是对取证程序有轻微瑕疵、对证据真实性无实质影响的证据予以补正和解释,二者是从取证程序对证据真实性、可靠性的影响程度对证据是否具有证据能力进行判断,两者共同维护了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间的均衡。并且这两个规则能有效促使侦查人员在辨认组织过程中规范自己的行为,确保程序的公正性。实践中对违反辨认程序的证据全都予以排除不利于实现惩罚犯罪的立法目的,而均予以补正的机会又不利于实现保障人权的立法目的。对此还应当对“瑕疵证据”作限缩解释,即瑕疵是指技术性瑕疵而非影响辨认结论真实性、可靠性的瑕疵。其次,我国刑诉法中有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但其适用对象仅包括言词类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及实物类的物证书证,辨认笔录并非非法证据排除的对象。笔者认为侦查人员用非法方法及手段获取的、严重侵犯当事人权益获取的辨认笔录,也应属于非法证据,不具备证据能力,应当予以排除。证据效力的判断应当是先判断有无证据能力再判断证明力的大小,顺序不能颠倒,因此确立辨认笔录证据能力审查规则有其必要性。
(二)司法实践中的规范建议
一是解决实践中的暗示问题。司法实践中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相关人员的暗示影响辨认主体的辨认结论的准确性,对此学者们陆续提出双盲辨认规则、完善见证人规则、全程录音录像规则等,人作为主体,无法做到绝对中立,而且即使相关人员无暗示的想法,但他的某个动作可能对辨认主体产生影响。录音录像虽能全方位对辨认活动予以记录,但也只能是在庭审中供法官审查辨认笔录的可采性。辨认活动需要的不仅是事后监督,而是需要能从根本上解决“暗示”问题、确保辨认活动中立客观的规定。对此从两个方面提出建议:
组织侦查人员定期培训。长期以来由于法律中辨认规则缺位,其他法律规范间相互冲突情况较多,侦查人员在辨认程序过程中规范意识不高,导致实践中其在辨认过程中过于随意。其次,一直以来侦查人员过于依赖言词类证据,对辨认笔录的准确性存在误解。对此,在完善立法的基础上,应当组织侦查人员针对辨认进行定期的操作及心理培训,以提升其法律意识及规范意识。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