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导航 » 政治法律 » 正文
认罪认罚“程序从简”面临的问题
发布日期:2020-03-24  来源:公安研究   浏览次数:57
核心提示:普通程序作为审理刑事案件的基本诉讼程序,充分体现了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诉讼价值,是我国目前最为完善的诉讼程序。被追诉人认罪认罚案件,适用较为简
 普通程序作为审理刑事案件的基本诉讼程序,充分体现了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诉讼价值,是我国目前最为完善的诉讼程序。被追诉人认罪认罚案件,适用较为简化的诉讼程序。不论是普通程序简化审,还是简易程序,或是速裁程序,较之于普通程序,在诉讼过程中都存在简化诉讼程序的处理,以便提高诉讼效率。在追求司法效率的改革中,如何正确处理司法公正与司法效率之间的关系,决定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我国刑事司法领域存在适用空间的根基。

(一)犯罪证明标准降低

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了案件的证明标准,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司法解释又进一步明确何为“证据确实、充分”,为司法机关办理刑事案件提供了具体的标准。认罪认罚案件中,被追诉人为了获得从宽处理,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过程。侦查机关可以根据被追诉人的供述快速取得移送审查起诉所需要的证据。在有被追诉人具体供述的情况下,为提高诉讼效率,侦查机关是否需要进行繁琐的侦查活动,公诉机关是否需要严格审查,特别是对于一些轻微刑事案件,是否继续坚持证明标准,理论界一直存在争议。

不难想象,在获得被追诉人供述的前提下,侦查机关收集案件证据将变得简单易行。公诉机关审查对象主要转变为认罪认罚的自愿性或者是在被追诉人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的前提下进行审查,较之于被追诉人不认罪认罚案件,证明标准较低是避免不了的事实。

(二)“程序从简”是否必然导致“量刑从宽”有待明确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关于“认罚”的理解,理论界有不同的看法。陈卫东教授认为:“认罚”既包括自愿接受实体上带来的刑罚后果,也包括对诉讼程序简化的认可。陈光中教授认为,“认罚”是指被追诉人对于可能刑罚的概括意思表示。具体而言,被追诉人“认罚”的标准应当为接受公安机关提出的抽象刑罚。对检查机关处理结果的接受。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设立的目的,是为了提高诉讼效率。诉讼效率的提高,有赖于诉讼程序的简化。陈卫东教授的观点,符合司法改革的目的,因此,本文采用陈卫东教授的观点。

被追诉人认可诉讼程序简化,适用较为简化的诉讼程序,使得国家司法资源得到节约,诉讼效率提高,那么被追诉人是否在实体量刑上必定会得到从轻处罚?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法条此处用语为“可以”而非“应当”,表明法院在量刑问题上具有自由裁量权。而《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一条规定:对于认罪认罚案件,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时,除一些特殊情形外,一般应当采纳人民检察院指控的罪名和量刑建议。法条此处的用语则为“应当”。公诉机关为追求被追诉人认罪认罚,一般都会同被追诉人进行协商,从而达成协议,以被追诉人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的形式予以表现。公诉机关则需要向法院提出较轻的量刑建议。从这个角度分析,被追诉人认可“程序从简”则必然会带来“量刑从宽”的效果。

量刑活动由报应刑与预防刑组成。被追诉人认罪认罚,说明行为人人身危险性小、再犯可能性低等,更多体现在预防刑的考量上。但是,决定量刑的不仅包括预防刑,同时还包括行为造成的损害、共犯参与形式、行为方式、暴力程度、共犯协作程度等报应刑所包含的衡量标准。从这一角度分析,被追诉人认可“程序从简”不必然导致“量刑从宽”。

综上所诉,正确处理“程序从简”与“量刑从宽”不仅仅是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所面临的问题,同时也关乎到被追诉人的实体权利。

(三)认罪认罚“程序从简”案件法院审理对象尚未明确

根据新《刑事诉讼法》规定,并未限定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适用范围,即使是死刑案件也同样适用。因此,在被追诉人认罪认罚案件中,就可能适用两种简化的诉讼程序,即简易程序和速裁程序。适用简易程序又因为被告人所犯罪行轻重不同,程序上又有所区别。《刑事诉讼法》以及司法解释对适用简易程序和速裁程序过程中可以简化的内容都进行了详细的规定。两种诉讼程序简化的内容不同,使得法院在审理过程中所审理的对象也不尽相同。另外,针对被告人可能被处以不同的刑期,所造成的社会影响不同,也是区别法庭审理内容的重要依据。
 
 
 
评论详情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分类浏览
 荐论文导航
 
 击排行
 
 
 

免责声明: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